睡眠窒息症藏心衰竭困境

近多個月,門診所多了患者來查看健康狀況是不是合適接種疫苗,在其中一位是劉麻子。猶記得當日劉麻子掛著黑眼圈眼袋,一臉愁容由夫人隨同進去。他年約六十歲,身材肥胖症,為人正直隨和。他強顏歡笑說,因常被夫人舉報聲非常大,被夫人抓來求診。他主動也睡不太好,半途會忽然室息,要掙脫醒來時才可以吸氣,比較嚴重時每天晚上可產生十多次。他也常感胸脯不適感,不明跟打鼻鼾是不是相關連。

有見肥胖症人員患上心腦血管疾病、代謝綜合症及睡眠窒息症的風險性高,我便為他分配一系列查驗。資料顯示,劉麻子血壓值超標準,上壓達到170mmHg,舒張壓110mmHg,與此同時又得了糖尿病患者,要吃藥操縱病況。

但是,他一直不願住院做睡眠品質查驗,我便委屈求全著他應用家居傢俱睡眠品質查驗儀器設備(HSAT),檢驗睡眠品質中吸氣量與O2是不是一切正常。最後他被診斷睡眠窒息症,目前要應用正標準氣壓麻醉機,才可以維持睡眠品質中吸氣通暢,隨後無法操縱好的血壓值都獲得改進。

實際上,睡眠窒息症在香港十分廣泛,患病率以男人占多數,這也許跟男士荷爾蒙令內臟脂肪指數非常容易堆積,造成上吸氣氣管下挫相關。因為病人長期性無法徹底進到歇息情況,不但危害了大白天的作業及日常生活,更會致使血壓高,提升患心跳歪斜,尤其是心房纖顫及腦中風的風險性。若置諸沒理,或造成右心衰竭及風濕性心臟病,或轉變成肥胖症肺通氣不夠綜合征,嚴重後果。

要和往常一樣被枕邊人舉報鼻鼾聲如雷,又覺睡眠品質中呼吸不順,大白天非常容易犯困,應儘早求診接納查驗。醫師會首先用基本問卷調查作評定,再選擇是不是必須進一步做睡眠品質室息查驗。臨床醫學常常以AHI或RDI作指標值,以確診睡眠窒息症的明顯水準,再依據具體情況提議不一樣的治療方式。睡眠窒息症跟心血管健康密切相關,大夥兒切忌再忽視打鼻鼾難題了。

Leave a Reply